首页 »

九旬院士,无墓无碑,从大海来,回大海去

2019/10/10 0:13:21

九旬院士,无墓无碑,从大海来,回大海去

1960年4月15 日,“东风号”货轮下水。

 

中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制造的万吨轮“东风号”;

中国长江第一艘大型豪华客轮“昆仑”号;

中国第一艘大型潜艇救生船——“930”氦氧救生船;

中国海军六七十年代的主力舰艇之一——0111高速护卫艇;

中国第一艘远洋测量船“远望”号;

中国最大的科学考察船“向阳红10”号;

中国第一艘远洋打捞救生船“J121”号………


这不是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而是许学彦院士一生设计的代表作。

 

今天,根据他的遗愿,仅有家人追思,不设追悼仪式,而且无墓无碑。只是让那一抔忠骨化为的灰烬,撒向他一生的归宿——宽厚而深沉的大海。许夫人则说,希望自己百年之后,也与先生同归大海、撒向一处。

中国科学院院士许学彦。


这位新中国造船事业的重要奠基人,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这位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第七○八研究所的前总工程师,3月5日在沪走完了91年的海路,留下了多个中国舰船设计史上的第一。


尤其是他担任总设计师的“远望”号航天测量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为他赢得“远望号”之父的英名,更孕育了中国船界的“远望”精神。

 

初,从大海来


许学彦出生的村落地势低洼,整个村庄被一条大河黄天荡包裹着。村中小河纵横交错,交通十分不便,进出都要靠船。每当小学彥一上船,总是表现出极度兴奋: 小时候喜欢在船上前后穿行,稍大后则抢着学习撑舵摇橹。


中国近代造船业落后,中华民族多次被侵,侵略者都是从海上攻入。随着他的成长,许学彦明白了舰船对一个国家的重要程度。“中国人要建造自己的舰船,才能抗击侵略、保卫和平。”


抗日烽火中的1945年,许学彦同时报考了西南联大航空系、浙江大学机械系、平越交通大学土木系和兵工学院4所院校。结果,这4所院校居然全都录取了他。正在许学彥选择其中一所院校时,重庆交通大学造船系招生的消息让他消除了所有犹豫。

1948年4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照。


他毅然放弃了原先报考并被录取的4校,选择了重庆交通大学造船系,走出了他日后成为一代船舶设计专家的关键一步。进大学后,抗战胜利了,许学彥和同学们都因此欢呼雀跃。1946年,许学彥随交通大学由重庆迁回上海。在上海交大读书时,他有幸成为我国第一代造船学家、交大造船系创始人辛一心教授的高足。


1949年10月1日,时值25岁的许学彦,刚从造船系毕业,在上海外滩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公司实习。共和国建国之初,他为上海市轮渡公司设计了一条黄浦江渡轮,负责设计了总布置图、线型图、中剖面图、螺旋桨图等大部分性能与结构图纸和计算书。那时没有试验水池,谈不上船模试验,一切都从国外的参考书中来。结果用户反映,这条轮船性能优于过去所有渡轮,阻力最小。这成了他船舶设计生涯中的处女作。


此后,从上世纪50年代起,他一直在708所工作,在从事船舶设计半个多世纪中,他先后主持和参与了六七十种型号船舶设计,填补了中国船舶设计的许多空白:中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制造的万吨轮“东风”号;中国长江第一艘大型豪华客轮“昆仑”号;中国第一艘大型潜艇救生船——“930”氦氧救生船;中国海军六七十年代的主力舰艇之一——0111高速护卫艇;中国第一艘远洋测量船“远望”号;中国最大的科学考察船“向阳红l0”号;中国第一艘远洋打捞救生船“J121”号,等等。

 

终,回大海去


同事们说,许学彦极其热爱舰船设计研究事业,他将船比喻为他最亲爱的孩子。近些年来,由于他年事已高,单位让他多在家休息,天气不好就不用来单位了。可他即便不去单位,每天仍站在窗口看着职工上班,眼望着单位久久不愿离去。许夫人说,他是个“工作狂”,只有在办公室,他才感到心情平静。


直至暮年,许学彦喜欢书的程度还是一种痴迷的地步。一有空暇时间,他便去图书馆或书店,有时夫人陪他一起去书城。因为船舶制造涉及机械、航海、装饰等多项专业,所以痴迷造船的许学彦对什么都感兴趣。他看到一本好书便不舍得放手,能站着看大半天,夫人说陪他逛书城是一件苦差事。他不喜烟酒,买书是他唯一业余嗜好,哪怕书中只有一篇文章对他有用,他也一定要买回来。


许学彦老夫妇自结婚后一直住在番禺路的老式房屋,楼上房间内有一小间,满满地堆放着许学彦的书。为了学习,有时他发现好文章但又一时买不到书,就去借回来抄写,还动员夫人一起抄写,甚至夫妇俩加班连夜誊抄。许夫人调侃说:“我是他不付工资的秘书。”到80岁时,许老又学会了电脑,平日用手写板输入,经常上网收集资料,乐此不疲。


船海耄宿,一朝逝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许学彦四五年前就立下遗嘱,希望“魂归大海”。他曾说,“我写了个遗嘱给我的女儿,我跟我爱人也商量过,大家都同意了。主要的内容是,身后不开追悼会、不开告别会、不买墓地、不立墓碑。”


“让生命静静地来,悄悄地去,国家的土地也很珍贵。还有就是骨灰撒大海,不要留这个东西,真要想给女儿留些什么纪念的,就留个相册吧。人走了就走了,女儿也同意了。人活的时候好好工作,给社会做些贡献,死了就烟消云散吧。 ”


从大海来,回大海去。他说,人能够活在世上,就应该给这个世界做点事情,如果你不仅不做贡献,还给社会和周围的人造成负担,这便是极不应该的。

 

题图:1987年8月,远望号前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本文图片均为七〇八所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