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连续创业到打造百年老店,季琦:一家企业没有终极理想,融资、上市、挣钱……走不远

2019/10/20 19:26:26

从连续创业到打造百年老店,季琦:一家企业没有终极理想,融资、上市、挣钱……走不远

季琦这个名字,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但他创办的三个上市公司,人们都不陌生。这三个公司分别名为:携程、如家、汉庭(华住集团)。从2003年到2010年不到十年时间里,携程、如家、汉庭先后登陆纳斯达克,季琦也成为第一个连续创立三家百亿级美元公司的中国企业家。

 

作为创始人,季琦是个地道的农家子弟,1985年考入上海交大,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乡出远门。2008年,季琦在纽约进修上课,正好处在金融危机的暴风眼上,感悟很多,便陆陆续续地写下来了,这一写就是十年。这十年的文章结集为《创始人手记》,按照不同内容分为“天、地、人”三个篇章,“地”篇谈创业、经营、生意、组织,但他更看重的是“天”和“人”,“天”篇谈宇宙,谈时空,谈人生,谈生活美学,“人”篇则是个人的生活感悟,谈旅行、爱情、诗歌、故乡、美食等等。

 

“形而上决定形而下,你的认识决定了你的行为。”在建投书局举行的读书会上,季琦坦言,很多人对他十多年创立了三家百亿级的公司很感兴趣,想知道如何成功,如何创造财富,如何领导企业,但更重要的是形而上的思考,“作为企业家,要想得多,也要想得深。一个企业没有终极理想或目标、没有理想主义是很危险的。融资、上市、挣钱……这些并不能帮助一家企业走到最后。”写作开始于金融危机期间,季琦说,危机对企业家来说,首先闻到的是机会,就像海燕看到起浪一样觉得兴奋。但很多人在风暴里被吹走了,没被吹走的幸运者可能就源自不断地学习、思考、交流,“一个企业家如果不对大势做思考,就有可能被时代抛弃。我是一个认真做企业的人,我把自己的思考记录下来,不求理解和认同,只是把我的想法和读者分享,这是我写这本书的最大原因”。

 

1999年,季琦与梁建章、沈南鹏、范敏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四人按各自专长分工,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范敏任执行副总裁,这个在今天互联网届无人不知的黄金搭档,被称为“携程四君子”。此后,季琦抽身创办如家,在如家纳斯达克上市前一年离开,原因众说纷纭。第三次创业,他依然瞄准酒店业。2007年,汉庭诞生,2012年,“汉庭”正式更名为“华住”,之后相继推出覆盖从平价到高端、商务差旅到休闲度假的全类型住宿品牌。对于“携程四君子”是否渐行渐远,季琦回应:”我们四个人分开不是因为携程没有赚到钱,而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这个理想是携程容纳不了的。我们四个人现在从事不同的行业,投资、酒店……都做得有声有色,因为我们对事业有不同的理解。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劳动和创造可以让旅客们生活得更好,通过我们的酒店可以让中国人旅行得更好。做携程和如家的时候,我满腔热情地关注上市、股价、业绩、预算这些东西。现在我想的是,怎样脚踏实地地把这家酒店做到50年、100年,让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更多人享受我们的服务,被我们对美的理解、精心的管理和优越的系统所吸引。”

 

“为什么是季琦?为什么是华住?”读书会嘉宾、媒体人秦朔说,阅读《创始人手记》可以理解作为中国最知名的持续创业者之一,季琦能够成功的原因,一个企业家也必须是一个经常内省的思想者。“现在很多公司就是按照季度考核的模式经营,导致很多急功近利的现象,创业者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一间公司要真正长期发展,必须在公司的表面价值之上,找到与社会相关的核心价值。如果没有这样的核心价值,一家为了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而生的企业,可能会成为新的社会问题。从疫苗事件到滴滴事件,野蛮增长、无限生长、只留估值的商业模式应该歇歇了。让灵魂赶上脚步,《创始人手记》是可以让年轻的狂奔者沉淀一下的书。”

 

“我的文笔一般,思考可能也不深刻,但十年记录汇集成书,权且算是我为这个时代保存下一个有意思的切片。”季琦说。

 

延伸阅读:

中国服务

季琦

《创始人手记—一个企业家的思想、工作和生活》              

浦睿文化·湖南人民出版社

 

在中国,很多高科技基本是对欧美技术的应用,原创型的比较少,也相对艰难。这和中国科技投入太少相关,也和相关人才的缺乏有关,更和整个社会更注重短期回报、快速收益有关。所以中国式的创新更多是继承式的创新:借鉴欧美发达国家的商业模式,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进行改造和应用。人类的物质、精神需求总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欧美的服务业先于我们的发展,已经经过了客户的选择。中国的服务业也大体会遵循他们的发展轨迹。因此,在服务行业,继承欧美的成熟商业模型特别有价值;研究他们成长的轨迹和成败的原因,对于我们这些后来者也非常有益。

 

在中国,过去的成功模式无非以下两种:

 

一是低成本的“中国制造”;二是对传统服务业的改造,将其升级为先进服务业,其中电子商务、先进管理、市场化机制都是升级的常用手段。

 

“中国制造”以低成本为最主要特点,在质量上“good enough(够用就好)”,从勉强能用的一次性野餐用具,到精美的苹果电脑代工产品,符合使用者的要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谈不上德国制造的隽永和耐久,也不同于日本制造的精巧和紧凑。

 

“中国制造”在过往造就了一批富裕的工厂主,给政府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创造了大量税收和外汇收入。这些制造企业综合低廉的土地、厂房、能源、环境、税收和人力成本,海量出口,换回了巨额外汇。在“中国制造”遍及全球的同时,也带来了巨额贸易顺差、环境污染和大批生存状态堪忧的流水线民工。这些农民工的收入都很低,长期在单调、枯燥的流水线上工作,几乎成了机器的一部分。

 

“中国制造”已经到了成长曲线的拐点,在当下的消费升级和审美重建的趋势下,部分企业维持现状,部分企业已经开始转变形态,提高设计和科技成分,增加附加值。

 

当下的变革将会深刻地影响下一个三十年。如果说,过去的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引擎主要靠制造业,未来三十年,“中国服务”将会取代“中国制造”,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增长引擎。未来创业、投资、致富的机会,大多会在服务业。十三亿中一半左右的中国人收入逐步提高的时候,为这些人提供衣、食、住、行、娱乐等增值服务,将会是未来中国服务业的主要构成。

 

在先进服务业,中国企业可以借助本土市场规模的优势,获取包括国际资本在内的投资。可以预见,风险投资、私募基金将会越来越集中到这些领域。先进服务类企业在美国,以及中国大陆、香港地区资本市场上的 IPO 也会越来越多。

 

在与国际同行竞争时,我们可以借助地利,利用对本土消费者的理解,抵御国际竞争者在品牌、资金等方面的先发优势。

 

在服务和产品内容方面,做好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重新领悟与运用,融合现代的艺术审美与生活要素,也必然是我们的竞争力的重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