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前沿纵览③|中国道路突出贡献:终结西方模式“唯一论”

2019/10/21 15:44:45

理论前沿纵览③|中国道路突出贡献:终结西方模式“唯一论”

(友情提醒:读完文章后,还可参加文末的“知识小问答”,分享阅读乐趣!)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以短短几十年跨越了西方发达国家二三百年的发展历程。中国独特的发展道路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照搬他国经验和模式,坚持走具有自身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路,为推动当代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中国道路等话题,一直是国外学者关注的焦点。对中国道路世界影响力的解读,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发展中国家影响的分析和梳理,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中国道路的特征及定位,更好地增强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更深刻地认识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和优势。

 

 

海外学者开始认真思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使中国成为世界的焦点,那么,对“中国道路”的热烈讨论,则推动了国外学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全方位的思考。这些思考不再单单停留于中国道路的本身,也逐渐将中国与西方的发展,乃至对世界的影响相联系。

 

 

首先,中国发展道路重新解读了西方的“发展”理念,证明了人类文明发展道路的多样性。按照左翼理论家G.阿里吉的总结,“中国发展道路的成功,可能有3个积极后果:中国重组当今由西方主导的国家等级体系,东亚领先的时代或许带来国际间更大的平等;中国或许比欧美更少军事色彩,更多和平倾向;中国道路开创了建立在市场交换基础上更加平等、更加人道的东亚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也打破了西方现代化模式的垄断地位,许多西方发达国家的学者认为,中国道路除了为本国发展提供了有益借鉴外,随着发展中国家对中国发展道路关注的不断升温,中国道路亦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这意味着西方模式作为唯一值得效仿、信赖的发展模式时代的终结。

 

 

其次,中国带动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推动世界经济格局积极变化。世界著名未来学家J.奈斯比特分析,在世界经济格局视野下,当前新兴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两大特征——试图减少对发达国家的依赖,推进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在与中国展开多方面合作的同时,寻求更为独立自主的发展方式融入世界经济格局中。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将逐步摆脱西方世界在政治和经济发展上的话语霸权,在世界舞台上获得更多的独立自主。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能够在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表达意见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这让过去“南北经济不对等交换关系”出现根本性的变化,推动了生产活动重心向非西方世界转移,加速了全球财富与权力的重新分配。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难免涉足很多西方固有的势力范围,近年来,西方学者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片面鼓吹就是一个例证。但与此同时,一些西方学者也开始对自身发展模式进行反思,比较中国的“精英领导制度”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的优劣,开始认为“中国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完全建立在西式社会历史经验之外。”美国著名专栏作家D.布鲁克斯指出,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一个经济事件,也是一个文化事件。也许在将来,和谐集体的理念能和自由主义的“美国梦”一样引人入胜。

 

 

中国的发展对发展中国家尤其具有重要意义

 

 

21世纪以来,世界秩序中一个明显趋势是,世界不再由单个国家主宰,更为开放的经济和文化带来了“多极化”的角力。在这一过程中,逐步融入全球化的中国正以一种全新的力量改变着世界,塑造着世界政治经济新格局,这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尤其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新兴经济体在与中国经济的互补和借鉴中发展自身经济。

 

 

面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不少新兴国家十分注重与中国在多个领域展开中长期合作。从2012年提出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到2014年创立的亚投行,从2014年的丝路基金到构建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正如曾任法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委员的E.伊兹拉勒维奇所说,“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健全的工业体系和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设备与技术的中国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充满着吸引力”。他们或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效仿中国由出口拉动推进工业化进程;或是借鉴中国经验,以经济特区和工业园区建设推进经济改革。

 

 

其次,与中国合作共赢,推动非洲经济的发展。

 

 

按照中非发展基金总裁迟建新的分析,展望未来5—10年,非洲经济很可能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但要将巨大的经济潜能释放为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依然需要克服多重挑战。近年来,一些国外学者在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发展中国家的借鉴意义时,特别注重从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出发,从市场经济体制、政府宏观调控、农业发展等方面寻找可借鉴的因素。自上世纪70年代的坦赞铁路开始,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就源源不断。21世纪以来,中国进一步提升了与非洲的战略关系。作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非洲越来越重要的政治盟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在同期内提高了近一倍,关键因素之一就是与中国的贸易有所扩展。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在非洲国家的合作中强调的是互利和共赢。正如卡特中心“中国项目”助理协调员J.史密斯强调的,中国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投资和发展援助模式,使中国发展道路更富吸引力。

 

 

再次,以中国经验更新拉美模式。

 

 

在“北京共识”之父J.雷默看来,拉丁美洲国家长期形成的是易受影响的出口经济,同时自身却没有任何必要的内部政治经济变革以获得持续发展。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也同拉美各国一样,凭借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吸引外资,在对外贸易中,以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但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逐渐开始向世界展现了发展中国家的另一幅面孔。为此,在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讨论中,国外一些经济专家和中国问题专家并不乏对中国经验借鉴的思考。阿根廷《文摘报》2012年初便报道,“几个月来,已有数十篇文章和多部著作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效仿中国模式的建议”。有分析指出,西方发达经济体中,政府和央行将金融投机利益置于首位,而中国则恰恰相反,公共政策、推动投资、私人倡议、工业化、科技发展、宏观经济平衡、主权维护、积极参与全球化等都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拉美国家值得借鉴的地方。

 

 

最后,中国式治理方式的魅力。

 

 

国际金融危机引发了人们在历史与现实层面上对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以及在两种制度主导下不同发展模式的思考。一些西方观察家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引导社会追求长期目标的优势,这是陷入短视、民粹与分裂的西方民主所欠缺的,但东亚“家长式贤能政治”也必须纳入公民参与和问责机制,才能适应21世纪的网络社会。此外,中国共产党提出“学习型政党”口号后,外界普遍认为其在吸收西方管理学中的“学习型组织”理论。但一些学者指出,中国政治生态中的“学习”一说带有深刻的本土烙印:它上承毛泽东对思想统一的追求,下接当代执政党亟需适应新环境的现实。这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政党亦有启示意义。通过学习提升执政能力,也是执政党适应新环境、巩固自身稳定性和合法性的本能反应。

 

 

扩大话语权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

 

 

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世界意义的分析和评论中,国外学者不同倾向和视角,既可以作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的一面镜子,也为中国的未来提供了另一种宏阔的视野。因此,对这些讨论需要有理性的认识、反思、判断与分析。

 

 

中国道路对发展中国家的吸引力,推动了对西方模式的反思,但是,中国依然需要进一步扩大国际话语权,以让世界更了解中国。为此,我们应该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以既有世界的普适性的又具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和中国特征的话语体系,来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性分析国外学者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动因,辩证看待中国道路对西方和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不论是对新兴经济体、非洲还是拉美国家,中国自身的发展经验以及实践都表明,世界经济格局可以被发展中国家重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全球化,但也有义务推动全球化。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积极主动地融入经济全球化,从发展中国家的立场出发,推动世界经济格局的完善。

 

 

国外学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意义的判断丰富了研究中国道路的层次和角度,但是,我们对于中国的发展水平和存在的问题也应该保有清醒认识。中国飞速发展的同时,所生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等各种矛盾与不平衡,既是中国固有的问题,也大多是世界性的难题,因此,深化改革不仅仅是为了应付中国问题的“急就章”,也是为了更好地破解世界性难题所提供的“中国方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离不开几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和创新。如同梁漱溟所说的,“认识老中国,建设新中国”。参考国外学者的旁观者视角,在新历史条件下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键是要在“认识老中国”的基础上,及时回答实践提出的新课题,在不断的创新实践中,拓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恩格斯曾经说过,“共产主义不是学说,而是运动。它不是从原则出发,而是从事实出发。被共产主义者作为自己前提的不是某种哲学,而是过去历史的整个过程,特别是这个过程目前在文明各国的实际结果”。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已经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可以是带领中国实现现代化的正确道路。对不同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言,共产主义并不是空想,它源于实践和运动,也体现于不同国家的实际结果之中。只有结合本国本民族的实际和特色,积极反思并解决实际问题,才能使自身发展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和优越性。

 

 

(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所)

 

 

【知识小问答】

一些西方学者比较中国的“精英领导制度”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的优劣后,得出了怎样的新结论?答案在文中找,并欢迎在评论中回答哦。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前沿》简介】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前沿》作为2016年上海市重点图书出版计划之一,不仅详细介绍了该学科的理论前沿,而且展现了编者诸多的原创性思想。该书由方松华主编,其总体框架是:通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深层历史探析”、“当代理论建构”和“国际视野对照”这三个研究方向来呈现一个原创的、完整的、经典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大纲。全书结构如下: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与话语系统的建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基本认识与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历史、理论与实践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研究、理解改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实践研究、中国模式研究、国际比较视野中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时代的社会思潮研究。上述第一、第二个研究方向分别从学术、学理、话语体系和学术史等不同层面来建构中国马克思主义,它们相互补充,互为印证,共同建构起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历史,而第三个研究方向则是提供一个比较的视野,不仅要从西方的视角来探索中国马克思主义,而且旨在阐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学术价值与世界意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主编:王珍,编辑:李小佳,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笪曦,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